这里57~常驻微博QQ等…
三次stlj至上
刀男鸣狐,LL妮可厨
日服国服同步咸鱼中w
刷刷cos刷刷日翻刷刷填词
有的时候去配个音/w\或者手残的摸个鱼~
全职轮回微草首爱。
但求一睡周泽楷,只望操哭刘小别。

共に暮らす ( 双狐,现代paro)⑵

哎呦…我想日更可我却连周更都拖上一拖 跪倒在地。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私信描写鸣狐ˊ_>ˋ!不为什么!因为是亲儿子( ´ ▽ ` )ノ!
一如既往的小狐狸助攻,狐儿苦了你了么么扎,以后的苦日子还多着呢[bushi



2.
距离上次看见鸣狐笑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小狐丸也总算是回归到闲暇的大学生活中,和这个住一起许久却几乎没有交集的小学弟偶尔有了些交流。

比如早上同时开门打个照面然后互道早安,顺便问问早餐的配置,又或者中午回寝谈谈上课的趣事。

不过初春这种带点暖意的阳光倒是照的小狐丸偶尔忽视闹钟,然后猛地从床上弹起随便套件衬衫扣子都不扣就冲进厕所随手抓把牙刷也顾不得旁边鸣狐欲言又止的表情。

“嗯…?”等小狐丸洗漱完毕准备去享受早餐才意识到门口的鸣狐。

“…”而对于小狐丸略带困惑的表情也让鸣狐不知该怎么说,反正都是男孩子,并不重要吧。

“啊,不好意思太急了没来得及穿好衣服。”小狐丸总觉得鸣狐似乎在介意着什么,马上扣上扣子却完全不知道鸣狐所在意的是他刚才用了自己的牙刷。

——————————————————————————

至于小狐狸嘛,之前倒是掩饰的完美无缺,只可惜某天小狐丸开玩笑似的喂了它一滴酒后…覆水难收。

“嗝——,大狐狸!白色的大狐狸!哈!看爪!”然后在小狐丸震惊于面前这只很有灵性的小东西开口说话的时候就被爪子糊了一脸。

小狐丸也并没有对鸣狐说这件事,小狐狸也对此完全没有自知。只觉得一觉睡得好累,头也晕晕的,全当自己睡觉姿势有问题。

心细的鸣狐总觉得最近小狐丸看狐狸的眼神不太一样,而且时而还会偷瞄几眼。可小狐丸也仅仅是因为想要看看鸣狐什么时候会对自己坦白,并没有如鸣狐所想的那样对小狐狸产生了浓重的兴趣。

——————————————————————————

“鸣,我今晚不回来吃饭。”小狐丸摘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疲劳的捏了捏鼻梁骨,“家里长辈请客吃饭。”

天气逐渐转热,鸣狐纤细的肩膀上挂着制服包弯着腰脱鞋,听见小狐丸说话才微微抬起一点头,少年微微凸起的喉结,因为抬头而伸直的脖子,衬衫领口时不时露出的皮肤。可惜的是说话人脸并没有朝着这边,当事者也并不知道自己的样子。

“嗯。”小狐丸早已习惯鸣狐这种单音节的回复,仅仅作为一起租房的同校生又不该多说多问,即使是这样,但小狐丸还是想要了解这个孤言寡语,不表露感情的少年。

“那…要不要一起去?”小狐丸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也不知道出于什么身份去提出这样的邀请,只是,转过身看到鸣狐的一瞬间,一不留神便脱口而出了。

“…”即使鸣狐并没有说话,但小狐丸明确的从他眼中看出了疑惑。鸣狐很少对于自己的事表露出什么特别的感情,所以小狐丸对于这次难得的眼神接触,难得的感情波动还是比较乐意接受的。

鸣狐却在对上小狐丸的眼睛后马上移开了视线,小狐狸从房间里推门而出跑到了鸣狐身边。在自家主人稍有不同的神态和呆立在一旁的小狐丸之间望了许久,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觉得应该打破尴尬,于是就上前抓了抓鸣狐的裤脚,又跑到了小狐丸的脚边。

“它的意思是让你跟我去吧?”看着小狐狸挺胸抬头端坐在自己脚边,也就这么顺便一猜。

可即使小狐狸完全不知道去哪儿,在鸣狐对上自己视线的同时大力的点了点头。

鸣狐本就在思考小狐狸晚上的饮食,见它这么不犹豫的坚定模样也不好说什么,“嗯。”

只是小狐狸不知道自己这么一点头,晚饭就这么和自己擦肩而过,直至饭点过了数小时后它才趴在自己的小碗旁边无力的抓了抓碗边欲哭无泪,“鸣狐你什么时候回来……………”




评论(2)
热度(46)
© 淺見無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