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57~常驻微博QQ等…
三次stlj至上
刀男鸣狐,LL妮可厨
日服国服同步咸鱼中w
刷刷cos刷刷日翻刷刷填词
有的时候去配个音/w\或者手残的摸个鱼~
全职轮回微草首爱。
但求一睡周泽楷,只望操哭刘小别。

军法处置。(周江,军场paro)


有私设小情敌一枚,小周年下设雷甚入。

世界毁灭了。

又或者说世界上的人类的居住地点被消灭了,地面上充斥着强大的生物,他们不畏惧子弹,不惧怕阳光,力量速度都强过于人类。一切都仿佛预兆着人类统治地球的时日将被划上句号。然而一种生物的灭亡说简单确实如此,说难也正如同重新奋战的人类那样,无坚不摧。

新历357年,距离异体出现在地球上已经过去了300多年,从被蝼蚁一样践踏到找到求生地点再到研制专治武器,到现在的逐渐夺回领地,300年对于每个人类来说,太过漫长,但对人类历史来说却是短短的三百年。

今天是入队的第一天,江波涛尽可能的希望给教官们以及未来上司一个好印象,当然对于军人来说,这个好印象可不是花功夫在脸和发型上弄出什么花样,仅仅是军人所该有的,准时,干净,利落。

他算是入队偏晚的人物,身边的同等兵的年龄光从面相上就比自己小了这么三四岁。面对异体多需要学习的太多,训练的太多,除了离开地下看看从未见识过的,外面的世界,对于江波涛来说并没有太对期待,而身边的年轻人们却各个脸上洋溢着兴奋,在那个年龄的男孩总是期盼着自己变成拯救世界的英雄,事实往往是残酷的,在接下去的十五分钟里他们会明白一切。

新兵们懒散的走出更衣室,互相打闹着走向集合点。但也有几个人跟他们不同,不嬉笑,不打闹,按时站到自己还在的位子,即使教官尚未出现。江波涛也是其中一位。

“喂。”说话人是个面容姣好的少年,说是姣好,倒不如用漂亮来形容,但江波涛很明白用漂亮来夸赞一位男士是多么的失礼。

“请问,有什么事吗?”仅仅是几秒的迟疑,江波涛便挂上了笑脸,不再思索那些对于他来说不重要的东西。

“你那么大年纪了怎么还会在这儿?还是说你只是长得老?”天使的面孔下总是隐藏着一些令人无法忍受的性格或是脾气,正如眼前这位直言不讳的少年这样。

“我…”

“列队!”一声标准的军令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与身后满满赶来还在谈笑的新人们不同,这两位听令后便以标准军姿站立不动。

“我是你们的野训教官,方锐,上尉,我将会在未来的日子里教会你们怎么才能在地上活下去。”方锐的眼神撇过每一位训练兵,后退一步,等待下一位教官的讲话。

“我是你们的体能教官,林敬言,上尉,体能在执行任何任务时都能帮助到你们,新兵们加油吧”也同样是洪亮的声音,标准的站姿,不带犹豫的话语,同样话音一落就向后一步退到了方锐的旁边。

“韩文清,格斗教官,我不允许任何一个弱者存在于我的队伍,没有觉悟的家伙现在就可以滚。”如果说前两位是严肃,那么这位就必须是严厉了,紧皱的眉头,更坚硬的语气,不可置否的命令,甚至低下的新兵没几个敢抬起头直视这位教官。

“请问你是什么军衔啊?”站在江波涛身边的那位少年直接就问了出口,毕竟年幼不懂事。江波涛是这么认为的。

“上校。”韩文清凌厉的眼神扫过这位发言人,身边的江波涛仿佛都感受到了寒意,可当事人却什么都不在意似的答道

“哦,好的。”这样的答复让韩文清又一次皱紧了眉头,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退到了其他教官的平行线上。

“周泽楷,上校,总教官。”最后这位的出场让极稀少的女训练兵忍不住盯着他,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这样一个男人,可称完美。

“那么,接下来请一个一个做自我介绍,就像你们在学校里学到的那样,但我只需要名字,年龄和目标。”

“吴…”

“大声点!没吃饭吗?”方锐抱着臂立在训练兵的眼前,迎面扑来的气压让那人有些不敢张口,畏畏缩缩反而让他收到了更严重的责骂。

“吴跃!18!我想变帅!想要让女生看到我打败异体的样子!”几乎是喊出来的声音,虽然难听,但至少音量上是过关了。

“江崎,17,为了打败这里所有人。”江波涛身边的少年比他所想的还要年轻,不高不壮的体型,堪称漂亮的脸型,偏中性的男声,让在场很多男人不住多看几眼的人却说出了与之前耍帅党们不同的话。

“哦?你的目标是在这里的所有人?”方锐驻足在了这位少年面前,有句话叫初生牛犊不怕虎,用于他身上是再好不过,不惧怕任何事物的眼神直直地盯向方锐,而这漂亮的瞳孔中缺在一秒内被惊恐所占据。

方锐的身手不差,在在期的上尉中可谓拔尖,稍稍屈下身子直接一把将人按倒在地,双手被压在了背后,站在附近的人都听到了骨头所发出的声音,也有人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呃…啊!”疼痛不是一时的,即使咬牙坚持可他还是不住发出了声音,可这一声却让他的双手得到了自由。

“记住,在训练途中,教官没叫你说,你就连一个字都别给我蹦出来,教官没让你动,即使你快死了都给我继续站着!你们来这里不是为了刷帅不是为了玩,更不是为了学会怎样跟人类斗争。下一个。”

“江波涛,23,目的…”二十三岁的年龄在队伍中早已算年长,甚至二十三岁就已经升为上校,将军的都有人在,然而面部紧绷的教官们却没有作出任何反应,“是看看外面的世界。”

“很好,可这外面的世界,或许看了就离死亡不远了,接下来,将会决定你们的宿舍,给我好好听着。”

“是!”

最终在散场后,江波涛才扶住了江崎,也将会是他未来室友摇摇欲坠的身体,“…你,没事吧?”

“哼,肯定在看我笑话吧,现在还来装什么好人,一大把年纪了假惺惺的不累吗。”即使手臂的疼痛尚未得到缓和,但他还是想要拍开那双支撑着自己的手。

“不要勉强,我先付你回去。”江波涛范儿似乎对于他的话充耳不闻,只是稍微加强了一点手上的力道。

—————————————————————————
抬起头看到的漆黑的天花板,没有天空,没有星星,只有那四四方方一尘不变的墙壁。江波涛曾认为自己会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完一辈子,却没想到自己会加入军队。

深夜的训练营附近基本是没有人的,教官们也严格指示过,深夜不得外出,可他却在角落里听到了奇怪的说话声,本能告诉他不该管,可出门前消失的室友缺让他步步走向训练场边缘。

“这小gay还不肯了我,你再不听话,我可要刮花你漂亮的脸蛋了啊!”江波涛不认识说话人是谁,说实话,他不记得今天那次自我介绍的名字,但被这几个男人逼在角落里的却是就是江崎。

皱紧了眉头,可他却从不是这种仗义相助的人,更何况,自己现在根本不可能打过这么多人。想要去通知生活教官,却戏剧性的踢到了堆放在一旁的箱子,不大不小的声音在夜晚显得那么突兀,那么清晰。

江波涛的大脑几乎是花了0.1秒的时间便判断出自己将会被逮住然后暴打一顿的命运。可还不容他着0.1秒的预想结束,一双手就从后方捂住了他的口鼻,另一只手直接环过腰系抗到了身上。随后轻轻一跃两人就到了宿舍的屋顶上。

这跳跃力让江波涛堂目结舌,虽说周泽楷是上校,是目前最强的士兵,但这体能也太犯规了吧。而让人忽略的是,这种八卦,江波涛居然印在了脑子里。

“嗯…唔!”看到下方出来巡视的人又转了回去江波涛才大力的拍打捂住自己抠鼻的人手,若是在不放开他可能会被闷死。“你…”

答谢的话不知该怎么说,就在停顿的这么一秒那个角落又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江波涛想要抬头去看,却被身后的人以同样的方式抗到了宿舍入口。

评论(2)
热度(32)
© 淺見無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