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57~常驻微博QQ等…
三次stlj至上
刀男鸣狐,LL妮可厨
日服国服同步咸鱼中w
刷刷cos刷刷日翻刷刷填词
有的时候去配个音/w\或者手残的摸个鱼~
全职轮回微草首爱。
但求一睡周泽楷,只望操哭刘小别。

军法处置。㈡(周江,军场paro)


“周泽楷上校?您好。”刻意控制了音量却不忘白天教官所教授的气魄。

“嗯。”周泽楷没有与白天一样穿着严肃,看上去应当是脱去了外套,白色的立领衬衫,稍稍卷起露出的手肘,衬衫的下摆被束进了军裤中,还有就是和早上一样被军裤包裹得修长双腿。

“…那边的人好像是我的朋友,看样子仿佛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请问我是否…”周泽楷好看的眼眸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盯着江波涛,即便对方没说什么但江波涛的音量却也越来越小最终闭上了嘴。

“别管,你该睡了。”周泽楷仿佛很满意江波涛在自己出声前住了嘴,轻启唇瓣与早晨一样惜字如金。

“可…”江波涛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可自己的教官却完全不理会他,只是将眼神投向了宿舍大门,江波涛就懂了,“那么,上校祝您好梦。”

等第二天的起床哨响起,江波涛才看见他的室友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躺在自己的床上,即使对这些充满了疑惑,像他这样的人也不会主动开口去问,走到那人的床边大声的叫醒了他。

那人不同于第一天的精神抖擞,仿佛疲惫的不行,睡意朦胧的双眼,不止的哈欠,手指不断的擦着眼角挤出的泪珠。

“妈呀好困。”即便洗漱完毕,穿上挺拔的训练兵装,可在脸上印着好困的江崎还是受到了林敬言的瞩目。

“那么,就体能,请问江崎一等训练兵,你有什么看法?”与第一天不同,这人并没有摆出太过严肃的表情,微微上翘的嘴角,在灯光下时不时反光的镜片,江波涛只知道这位上尉在第二天的反差也会为他招来许多女粉丝。

果不其然休息时间的女训练兵除了林敬言身后,几乎哪儿都不关注,即便是寝室同时发放的午餐都被她们夸赞的仿佛人间美味。

跟可惜,她们的男神教官早就跟别人约了午餐,而根据军衔的不同,升上上尉的林敬言根本没有必要跟他们一起啃这些发硬的面包和压缩饼干。

“林上尉和方上尉该不会有一腿吧。”

“对啊,他们每日三餐都被对方预定满了,果然军队直男只剩丑的了吗!”

女性们抱怨男神的声音,引起了几位男生的回应,当然内容不过是这里根本没有丰胸翘臀的美女教官,连半个女人都没有,让他们失望透顶。

“休息时间结束,我是你们的枪术教官,苏沐橙,上尉,请多指教咯。”与男士军装不同,这位说话人身穿的应该是女士战斗服,黑色的军式短靴,大腿上捆绑着几个小袋子,上面则是黑色的热裤,军用皮带上插着数把枪支,有的他们在书本上见过,而有些却连造型都不曾见识。

黑色背心小马甲,橙色的长发披在身后,宽大的护目镜至于头顶,最不可置信的在于这么一个看上去纤细的少女,身后居然背着一管巨大的炮筒。

“那么,谁能告诉我,枪炮师,枪手,甚至弹药师,在战斗中担任怎样的位子?”

“枪炮师,精通使用枪炮,是远距离大范围攻击能能手,反而如若遭遇近身战将会处于比较尴尬的处境。枪手,分为狙击手和双枪手,分别是远距离狙击,近距离战斗的攻击型位置,狙击手同枪炮师一样,但在军队中较为少见,大多被培养来完成暗杀及掩护作用,枪手在体术上更为突出,在近身战上也不会处于劣势。弹药师,通用药剂炸弹等自发研究或研究所正式投用的装置进行战斗,在大规模混乱战斗中通常具有突出表现。”江崎一整个上午都处于睡意朦胧的状况,可在这位枪术教官出现之后,眼睛却发光一样,“我为没有经过同意自行发言向您道歉。”

“没事,我没想到今年的训练兵里会有人能这么清晰的回答出这个问题,你做的很好,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苏沐橙是第一次带训练兵,并没有打算拿多么严苛的条件和严肃的表情去压榨他们,而对于这些男性训练兵,这样温柔的女教官仿佛让他们如沐春风,一个个都干劲满满的样子。

“我是江崎,一等训练兵,想要成为双枪使用者,像周泽楷上校那样。”这样的回复让苏沐橙有些意外,一般人很少能这么直白的说出像要成为周泽楷那样的男人。

“哦?那么你可要更加努力了啊,周泽楷上校,可是新历三百年来最强的双枪手,当然也是现役军官中最强的存在哦。所以对于周泽楷上校能成为你们总教官请为自己感到骄傲。”扫视了一圈今年的训练兵,如同方锐所说,看不出几个出色之人,这种事总该慢慢来,“接下来的课程你们将在射击室完成,跟我来吧。”

射击室的灯光要比外面更强,十人一批,连续射击十次换下一批上场,持续进行五次连续操作后休息。在连续作业中教官将随时指出持枪姿势等问题。

对于女孩子苏沐橙还是会手把手教授的,只是男生那一个两个装模作样扭曲的姿势却让她头痛。

“持续作业的模块时间不多,在接下来的最后一轮无法全数命中七环以上的人将在傍晚接受其他教官的指导,在你们的休息时间内。打起精神,这里不是浑水摸鱼的地方。”随手抽出一把手枪,没有任何瞄准的情况下按下了扣板。

10环。

不偏不斜的正中靶心,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发出来惊叹。

“这是你们的毕业标准,这样的距离就算不是枪手,也该做到,战斗时没有时间给你们调整姿势,在这样优越的条件下还命中不了靶心,去了地上只是给那群东西送食物而已。”暗红色的中长发被束成了马尾绑于脑后,与苏沐橙不同的语气语调让所有人绷紧了神经,没错,这就是日常教官们的语气,不会放松要求,不会好言相待,达不成的,要么滚,要么拼死去练习,仅此而已。

很庆幸的是,张佳乐并不是他们的教官,只是顺道路过射击房看到这么不靠谱的场景忍不住出言让这些菜鸟们搞清楚自己身在何处。

“张佳乐,走了。”说话人的声音很硬朗,即使没有露出脸,按这样的语气语调同这位中校说话,那身份也不会低,更直观的是,气压,与上校及其他教官不同的充满杀气的气压。知道那两人走掉后许久众人才松了口气似的慢慢呼吸。

“张佳乐中尉,孙哲平中校,那两位前阵子刚出完任务回来可能还在亢奋期,不要在意,这个基地内都是好人。”苏沐橙忍不住出言安慰这些被亢奋起的军人吓到的训练兵,这对于他们大多数来说还太早,轻易触碰很容易出现情绪崩溃的现象。

“那么,开始吧。”

最终,通过考核的不过三个人,其中一人就是江崎,他对于射击的热爱或许真的超越了苏沐橙的想象,甚至在这个班里,他将会成为最强的射手也说不定。

然而很明显的江波涛并不擅长咕哝这些机械,即便学习能力出彩,最终也还是偏离了两枪。

“嘿,小江!”说话人和江波涛是同一个宿舍的,平时没有多少交流,不过人还不坏,大大咧咧的,也不像其他男生那样满脑子想的都是住在同一栋的女生们,至少在初印象上,并不坏。

“怎么了?”对于这样的称呼江波涛有些不太适应,他在这群小年轻里总是显得有些不搭。

“你跟那江崎不是关系挺好,你问问他说不定他会教你呢!”原来只是来套近乎,可很不巧的是,江波涛并不认为自己和那位忽冷忽热的男孩关系不错。

“啊…要问我吗?要请教我吗?不会自己来问吗?干嘛去麻烦别人!”本坐在长凳最远端的江崎不知不觉就到了他们眼前,一手摸在江波涛脑袋上胡乱揉着,即便动作力道不大还是让他感觉到了不适应。

“呃…”郑可聪一时不知怎么答,又不能直白的跟这小屁孩说因为他脾气太臭实在不想搭话。

“那就告诉他们吧?”江波涛抬起手抓住江崎的手腕将他的手拿离自己的头顶,稍稍抬起头看向江崎,说实话,真的挺漂亮的,只是脾气太臭。

“好啊!我告诉你们!秘诀就是…”江崎神秘的向着那人眨了眨眼睛,凑到耳边小声的说,“多练呗你那脑子跟你说多少知识也记不进去吧!大笨蛋!”

随后就拉着江波涛离开了食堂,加训是在一个小时后,拉着自己的人不用加训所以按他的个性他根本就没有记时间,而着一路向下走的却和射击室完全两个方向。

“江崎…?你要拉着我去哪儿?”虽然这么问了但江波涛还是顺着江崎的脚步,跟着他一步一步地走。

“昨天晚上,在宿舍旁踢到箱子的人是你吧?”回头对上的就是江波涛一尘不变的脸,平淡的脸,说颜值,是真的平淡。

“…”是他,可是他却没有出手相救。

“没事啦,我是想谢谢你,要不是你,周泽楷也不会赶到就下我!所以我认定你是兄弟啦!”

“所以兄弟接下来我跟你说的事情,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知道吗?”很少看见这高傲的小子有这样的表情,严肃的,眼中却带着喜悦。

江崎就地坐下,“人类苟活了三百年,躲在这里,打着研究的名号,没有一个人不曾被恐怖袭击,包括你和我,只是我们没有经历过,没有目睹过,残酷的发生。”

接下去他所说的话让江波涛在之后的一小时内都无法消化。



前篇:

军法处置(1)


啊!这个脑洞其实是有点大的,开码的时候完全没有构思完,这几个月也是掉入了刀男坑,然后回想起,我的周江周九命猫还没更,是时候想想how to play了,然后就突然脑出了这个,请原谅我!!我会一个个填的_(:зゝ∠)_

挨话说大家如果讨厌这种私设情敌的话_(:зゝ∠)_tell me我可以一秒搞死他,我会想办法改什么的ww

评论(8)
热度(20)
© 淺見無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