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57~常驻微博QQ等…
三次stlj至上
刀男鸣狐,LL妮可厨
日服国服同步咸鱼中w
刷刷cos刷刷日翻刷刷填词
有的时候去配个音/w\或者手残的摸个鱼~
全职轮回微草首爱。
但求一睡周泽楷,只望操哭刘小别。

军法处置㈣ (周江,军场paro)

对你们没有猜错他是一个小长篇…希望我不会弃坑或者我不会烂尾orz然后我的九命猫请等等我orz………
顺便一提虽然说职业设定跟游戏差不多但是像魔法、辅助系的职业就很难出现。
还有就是修改了一下上一章的bug…100也忒短了!怎么培养感情x

按之前收到的内部地图显示这里能够令人通行的道路并不多,江波涛所指出的半径3000米范围内是属于在先遣部队安置临时据点后开拓的道路。

剩下的人员组成是由1名上校,1名上尉,2名技术人员,1名中士,3名下士。3名下士分别由三位前辈带着,两名技术人员原地受其他驻留的两队保护。即上校和上尉的两队探索范围均扩大。一旦发现了什么就放射信号弹,红色为危险准备撤离,黄色为情况不明,需要技术人员协同,绿色为找到目标人员并确认没有生命危险,其他人员原地待命。

想当然的周泽楷负责突发情况的战斗所以这些临时用得上的器材,药品都由江波涛带着。

他们是第一批出发的,探索方向与出口正相反,3000米其实并不算多,只是对于这种难走的高低不平的路面来说,就显得略慢了。

这两个人从训练到组队确认后基本都没讲过除公事以外的话,这么两人的独处完全在江波涛的预想范围之外,虽说他总被周围人视为一个最会聊天最贴心的人,但对方一个字不说还怎么聊…更何况任务中怎么可能闲聊,人家可是上校。

“队伍,怎么样?”江波涛在后面心事重重,前面的周泽楷也算是注意到,他对江波涛的印象可以算不错,思维敏捷,中规中矩,全面小能手,干干净净,偏瘦,皮肤挺白。

“嗯?”被打断思索的人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他的上校在问什么,“挺好的啊,大家人都很好,也告诉了我很多实战经验。”

“嗯,习惯就好。”即使不习惯,这样的配置是很难改变的,军队需要的是完成任务,而不是随你心情挑一个能陪你谈恋爱的美女或跟你勾肩搭背的轻浮朋友。

所以…上校你刚算在闲聊吗…你也觉得我俩这么傻走很尴尬吗!还真是,有点小温柔又不善表达的人啊。

江崎一天中和江波涛在一起的自由时间基本除了任务就是周泽楷了,虽然没多少接触,但江波涛自认对这位英俊的上校还是挺了解的。

“上校您…呃。”随着后颈一阵疼痛,江波涛百思不得其解,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无声无息的接近他们,在这个稍微动一下就会引起掉落的树枝树叶断裂声的地点。可是意识的消散使他连出言提醒都没做到。

身后一瞬间的异样没逃过周泽楷的感知,只是等他转过身连同江波涛都消失不见了。是什么人拥有这样的技术,更何况对手是否是人都不得而知。

与之前不同,周泽楷现在处于专心地备战状态,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袭击。但单单带走一个人似乎又不是那些人的目标。

凭空出现的异体让周泽楷很困惑,食指抽出别在侧腰枪袋中的双枪,自食指翻圈后枪口向着目标二话不说就是两枪。左手碎霜,右手荒火。特殊自带击中异体后在体内膨胀最终爆裂,不慌不忙的躲避着乘机接近的异体,收回平举的双手,抬起脚扫过另一只近身一体的脑袋将其踢翻在地后补上了枪击。

周泽楷的战斗毫无挑剔的余地可言,毫发无损的解决了所有的异体,可它们的突然出现,包括江波涛的突然消失,都是在周泽楷预料之外的。

“出来吧。”并没有具体感应到目标在哪儿,可他确实捕捉到了些许的杀气。可在安静了数秒后仍没有得到回应。

一声异样的吼叫打破了这份寂静。

“?”即使周泽楷的反应已经够快做好防御姿态但还是没逃过这一个重击,对方是一个人形的东西,说东西的理由是因为它虽有着所有人类的特征,可那重击绝非一般人的力量,它的站立姿势也非比寻常,严重驼起的背部像是背着巨大背包似得。屈膝驼背,长臂捶地,低着的头看不清他的脸,但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那东西自那一下攻击后便一动不动,可以周泽楷的个性来说,断然不会在此刻贸然上前。

那东西突然一晃,以极快的速度逼近,周泽楷也毫不慌张,接住它的一招一式,再以熟悉的方式将其击退。

这一招一式,速度,出拳的位置,都仿佛被周泽楷侦测到了一样,巧妙地躲过。

“寞卡尔?”那东西再听到这声叫唤后猛的抬起头,那是一张和人类完全搭不上边的脸,腐化的伤口,缺少的眼球,脸上甚至还沾着血垢,但还好,这不是他熟知的中校。

异样的拍手声打断了那怪物的发狂,而在这拍手声出现的一刹那周泽楷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杀气。

“不愧是现在大人气的新官上校,打得很漂亮。但你终究年轻。”瘦长的双手双脚,消瘦的脸庞,是人,又非人,“哈哈哈,难道你在思考我是不是人类?”

“当然不是,人类这种软弱的生物,即使用病毒改造的基因原体使你们体格增强,但终究是软弱的,人类怕痛,怕死,会饿,会渴,会痛苦!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软弱的,而我不会,我早已脱开了人类那层弱小生物象征的皮囊。喔抱歉,太忘我甚至都没做自我介绍,你好周泽楷上校。我的名字叫做,卡特·兹奇。”

即使是一向冷静的周泽楷也再听到这个名字后不住皱了皱眉,表情变的更严肃起来,若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因为眼前的这个人而起,这个人也如同他所知道的那样,那他一个人在这是不可能赢的。

卡特·兹奇,创造新历的人,是他带领人类得到重新与异体对抗的资本,而现在这男人看上去仿佛是要将自己所创造的地下国度再次毁灭了。

“别紧张,亲爱的。你的才能让我不忍心现在就干掉你,如果你能跟我们走,我会送你一份小小的见面礼,他。怎么样?”从树后走出了一个女人,怀里抱着的“他”是江波涛,那女人面无表情,一头鲜艳的红发缺显得精神奕奕。

“嗯?不是嘛,我还以为这位是你带来的小宠物呢。我们那儿流行养点宠物打发西闲时。”卡特·兹奇用他细长尖锐的手指挑起那女人的下巴,好笑的瞥了一眼周泽楷,随后,低头吻了上去。寂静的森林里什么声音都被巨大化,包括这两人交替的口水声。

一吻结束,兹奇又仿佛不满意周泽楷仍不动声色的表情,伸出手划过江波涛的脸庞,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那人又皱起了几分的眉毛,玩味的笑了起来。

“像这样的宠物,加入我们后可以得到更多,这难道不好吗?人类只需要稍微注射一点东西就会被轻易的操控。”从脸庞扶到下巴,又回到侧脸,玩不腻的去触碰这个他并不在意的个体。

对方的肯定不止两人,像刚才突然出现的异体,突然出现的女人,甚至周泽楷还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从四面八方来的气息。

缓缓睁开眼睛,脸上瘙痒的触感让江波涛下意识的别开了头,却引起了手的主人的厌恶,反手便甩了一个巴掌在江波涛的脸上,这下倒是马上就醒了,对面站着周泽楷,自己这边是奇怪的一男一女,看这架势估计是自己被绑票了。

嘴角因为刚才的巴掌留下了一些血渍,既然是被绑着当人质的状况,八成是被当作技术人员了。四周除了这两个人外没有其他敌人,光是这个女人的话,还是可以对付的。

军人的思维很简单,要么能够脱离的状况下逃离,要么自杀。即使对于这些人的目的仍不太了解,但被俘虏了总是存在潜在威胁的。

“放开他。”话落枪响,他并不知道这些抗异体的药物对付这些人有没有效,但结果很明显,左右分别躲避的良人对于这种抗体的子弹还是稍有畏惧。

江波涛就在两人分开的那一刹那,伸手撑在那女人的肩膀上,一脚蹬在腹部脱离了控制,并在零点几秒的间隙掏出信号枪。

可惜红色的烟雾弹并没有被发射出去,他就这么晕厥了过去。

————————————————————

“醒了?”再一次清醒的时候周边只剩下周泽楷一人,他的军服被脱了下来,黑色的背心紧贴在身体上,手臂上斑驳的伤口有些甚至还在渗血。

“上校,您的伤…”周泽楷细心的帮他擦着嘴角的伤口,仿佛感觉不到自己伤口的疼痛。这样的举动,是不符军衔的。可江波涛慌张的坐起来,伸手想要去接那块消毒巾的时候却被周泽楷巧妙地躲过了。

“还有哪里受伤?”完美的处理完伤口,周泽楷才满意的摸了把江波涛的脸,确定没有其他外伤后,才放下手,包扎起了自己的伤口。



江波涛就这么直愣愣的坐在一旁,伸手又被躲过,按军衔又不能多说什么。

“想知道?”只是稍微抬头瞥了一眼就又低头包扎伤口的人,突如其来的问了一句。

“啊?”江波涛很好奇周泽楷是否有读心术,他很自信自己的面部神经掌控。

“没发生什么,他跑了。”最简单最军事化的描述,对于周泽楷来说,自己只是个一同参加任务的后腿,想那么简单就博得上校队长的眼球得到长期留队的资格还是很难得。

“继续找人吧!”天已有点昏暗,他们并没有携带任何的过夜工具,距离他们出发也不知过了多久。

“可是,现在也已经深了,继续在这样的森林里行走很危险,最好是将我们的现在的位置以及状况传达给临时基地的同伴们,让他们来接替我们为好。”江波涛的头脑很好,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的,“上校。”

“黄色烟雾弹,我发过了。”周泽楷处理完伤口又重新套上了军服,从腋下拎起江波涛的胳膊,“这里不安全,换个地方。”

评论(2)
热度(16)
© 淺見無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