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57~常驻微博QQ等…
三次stlj至上
刀男鸣狐,LL妮可厨
日服国服同步咸鱼中w
刷刷cos刷刷日翻刷刷填词
有的时候去配个音/w\或者手残的摸个鱼~
全职轮回微草首爱。
但求一睡周泽楷,只望操哭刘小别。

军法处置⑤


自黄色的烟雾弹发出已经过了许久,周泽楷离开发射地点后都有留下军用标记可这个时间仍没有到达的意思,应该是临时基地出了什么意外,或者技术人员及陪同者在路中死亡。

江波涛的意识还有些许的迷糊,之前突然昏厥的原因也在此,自那昏迷后他总觉得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的,有的时候觉得眼前的世界都在打转。

仅仅是十分钟的路程都让他觉得疲惫不堪,前方周泽楷的背影仿佛越来越模糊,精神的疲惫和使得喘息声渐渐的变大,引起了周泽楷的注意。

江波涛的情况很糟糕,高烧,四肢无力,意识还在但不是很清醒,估计是在被敲晕后带走的那一段时间内出了什么事。这个方法很隐蔽也很安全,即使他们在一开始逃走,或者被取得优势他们不得不撤退,也留有后手。

“病毒…”江波涛微弱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周泽楷的思考。

他们身边并没有带抗病毒药品更何况连病毒的病例都不知道。

“这样下去,我可能坚持不了…太久。”江波涛是个不太容易出汗的人,可现在额头上滑落的汗珠显示了主人的痛苦程度,“刚才…打斗的地方三棵…呈直角的树之间有…”

两句话的长度江波涛却仿佛花光了所有的力气。

“别讲了,我知道。”周泽楷是个惜才之人,他个人也很喜欢江波涛这名队员,出言阻止却没得到那人的遵命。

“不…让我说完…有一块草地,下面有机关…可以打开密道。”喉咙痛火热的,江波涛的声音也因此而显得不那么清爽,干燥的,沙哑的,隐忍的。

“别说了,这是命令。”周泽楷在队中很少拿身份去压人,他也不屑这么做,像这种场合的使用,只是因为他迫不得已,希望眼前这人可以少花费点体力等到技术人员的赶到。

“我撑不了多久,上校。请听我…”迷迷糊糊在眼前放大的脸,江波涛吃惊的瞪着双眼,没有力气推开他,仍由欺上的人和吻上的嘴里渡进液体,当江波涛的喉咙一接触到液体后他整个人都弹了起来,伸手去推周泽楷,后者却无动于衷的按住他的头脑勺,再次吻了上去。

与前一次一样的效果,只是痛苦又加深了几分,江波涛紧紧的拽着周泽楷的衣领,意识存在,却痛的接近崩溃,体内两股力量正在争夺他身体的占有权。

在训练兵时期,他们有学过医理的课程,像江波涛这类的学员很清楚自己体内正在产生的变化,很痛苦,但却不同之前的虚弱。被争夺着的身体缺奇妙的渐渐恢复感知。

疼痛渐渐衰弱,因为忍耐而咬破的嘴唇在这一刻才缓缓的传出痛感,习惯性的舔了一下嘴唇。

“?!”瞪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在仅仅一秒内治愈的伤口,直起身后广阔的视野,以及周泽楷所包扎过的伤处消失的痛楚。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把目光投向了始作俑者。

仅仅是一眼,江波涛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迫,无法做到四目相对,仿佛是与生具来的服从让他几乎没有犹豫的错开了视线。

“能走了?”周泽楷对于眼前发生的任何事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神色,无动于衷,又或者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那份从容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是的…”脱口而出的回应,几乎没经过大脑的思考,只要是眼前这人所说,那自己给予的回复一定是肯定。这让江波涛很是疑惑。

虽然周泽楷什么也没说,但按照之前留下的标记,他们回到了之前经过战斗的地方。这才让一度昏迷的江波涛看清,周围茂密的树木和这一带产生了鲜明的对比,倒下的树木,有些是明显的折断的痕迹,而有些却是整齐的切口。是多么锋利的刀才能做到这样的切口,这不得而知,只是这倒塌的树木,翻出的泥土倒是让江波涛明确了他的上校在这里进行了多么激烈的战斗。

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不同于之前的尴尬,江波涛仿佛觉得仅仅是看着这个背影就足够了,任务也好入口也罢都显得那么无所谓。这种想法仅仅存在了一秒都不到就被江波涛自己挥散了。

“如果你是女生的话,一定会喜欢上周泽楷。”江崎的话环绕在江波涛耳边让他有些恍惚,赶忙跟上稍有落后的脚步。

“就在这附近。”即使周围已经什么都不剩,不见三棵树也不见草地,但江波涛很肯定,之前他发现的地方就在这里。

周泽楷回头看了他一眼,便蹲下身子检查起附近的地面,坑坑洼洼的泥土,松软的,又混入些坚硬的小石片。江波涛会意的适时蹲下身子查看,可不管怎么寻找都不见那所谓的机关。

“不可能挖那么深啊…”仔细的检查了周围所有的土壤,丝毫不见入口。

可江波涛这话一说出口,周泽楷却仿佛发现了什么似的一把拉住江波涛的上臂开始往某处跑去。

而这过程中,江波涛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疲惫,这跟他少有些欠缺的体力来说十分违和。疑惑需要时间去解读,可上帝基本不会圆你心愿。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刚才的位置响起,回头只见火光攒动,黑烟直起。

“怎么…会。”这种程度的爆炸,很明显埋在地下的是大量的火药,他曾猜测那是敌人的基地,甚至只是一个小小的实验室都好,却没想到只是一个引诱他们上钩的鱼饵。

“你没猜错。”周泽楷远远的看着黑烟,拉着江波涛靠近海边,距离他们一开始达到的地点稍有些距离,不过还没等周泽楷下一句话出口,剩下的几名队员就已经赶到了。

跟他们猜测的一样,就在江波涛被击晕的几乎同时,零时基地也遇到了突袭。

经验老到的队员和江崎。毫无疑问,失去踪迹不在这里的人,是没有生还的可能的。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出乎意料的江崎第一个奔向的是江波涛,配枪被随意的丢在了地上,担心的在江波涛身上捏看了半天。

 

江波涛还没来得及说明情况江崎却先发现了什么,抬起的眼眸里一秒充满了怒气。江波涛觉得自己这一路一直处于一个莫名其妙的状况下,说实在的就算现在这样的情况,他也没有想通。

 

“周泽楷!”江波涛所看见的局面是江崎整个人向周泽楷扑去,语气中带着的是明显的怒气,他不明白江崎生气的原因,但同江崎迅速的出击一样,挡在周泽楷面前接下这下对于他来说并不那么重的拳头也是他头脑所没有跟上的。

 

“你到底怎么想的啊!江波涛他这样对你你还帮他你是不是傻啊?有没有脑子!”身边的人都一个个尴尬的杵在一旁,没人敢这个时候上来劝架,毕竟被骂的上校也就这么冷着脸杵那儿一动不动谁还敢发声。

 

“江崎你等等…上校什么也没做啊?你怎么了?”江崎的体术说实话并不算厉害,说白了根本没到被编入周泽楷队伍的水平线,但相对的他的侦查能力在侦察兵中都是一流的。

 

(侦查能力,并没有特别分为一支的兵种,拥有特别的探知能力或手段。)

 

“没做什么?我肏你个周泽楷做事还不解释清楚的?有没有人权了!”江崎其实气的不是周泽楷,而是江波涛,怎么说江波涛跟自己呆的时间比较长吧,关系跟自己比较好吧,怎么着这时候应该跟他统一战线才对。

 

“等等,江崎带有攻击意图的动作可是会被判做袭击长官的。”方明华是所有人当中最平静的,他明白为什么江崎会生气。

 

周泽楷当时给江波涛喝下的东西并不是什么药剂,虽然上级兵们大多会在嘴里藏解毒剂,但江波涛所中的病毒是当时情况下无法解决的,并不属于战斗中常用的毒药,麻痹剂之类的所以当时即使周泽楷用解毒剂也救不会江波涛。

 

所以当时给江波涛喝下的是类似于契约一样的药剂,根据施加者的能力而决定药性,像周泽楷这样的人,一般是能解万毒的,但很可惜这样的神药只能由施加者本人以口对口的方式喂下才有效。

 

(口对口的方式仅仅是喂了防止药剂与空气接触,该药剂在接触空气后试验出现异变,虽然是几率性的,但此后被禁止与空气接触。服下的人无论受了什么伤都能快速治愈,但确认死亡的人是救不活的。)

 

服下药的人会被药性驱使永远服从施加者,类似于契约,也像是奴隶制的卖身契。虽然军队里很少有上述的情况发生,但这样的人还是存在的,不过军队大多都是以此药为引从而结合的伴侣。

 

侦查系的江崎在数秒后就发现这一变化的原因是当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会有特别的能量,微弱却能被侦查到,像军队那样的地方只要这两个人一起回去,不到一小时全上下都会知道平时执行任务严谨一丝不苟的周泽楷找到伴侣了。

 

“上校应该也是迫不得已才这样的吧?江崎也冷静点。”方明华

 

(不是所有的队伍都配有侦察兵,而且侦查能力各有不同,大多的侦察兵能力所能到达的范围只有那么几米,在实战上可以说完全没有用处)

 

周泽楷队伍里现在也只有江崎一个侦察兵,必须让他专心进行侦查工作,以他的能力做到在这个夜晚不被袭击还是可能的。


评论(2)
热度(13)
© 淺見無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