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57~常驻微博QQ等…
三次stlj至上
刀男鸣狐,LL妮可厨
日服国服同步咸鱼中w
刷刷cos刷刷日翻刷刷填词
有的时候去配个音/w\或者手残的摸个鱼~
全职轮回微草首爱。
但求一睡周泽楷,只望操哭刘小别。

扪参历井(卢刘AO )

☀OOC有 逗逼向 v v我只是想要吃粮quq太太们给我投食好吧,不然给我评论也好呀(づ ̄3 ̄)づ╭❤~


☀虽然他是个ABO但是大概是纯耍流氓,你们还会爱我吗


☀然而我是个拖延症,大概能拖十年,你们还会爱我吗


☀卢刘粮太少了我好急 哭唧唧。


☀我真的是深夜恶补abo就来开坑了,脑洞有了很久了,万一有bug不要打我好吗…我害怕quq


☀对了对了,可能有偶尔提及到王高,徐袁等cp,不喜的话!你就悄悄的不看他们!(/ w ╲)但是给我评论好吗xxxx








刘小别。23,微草战队主力,副队长,目前荣耀第一剑客。嗯,是个O,还是个没被标记过的O,还是个大家都不知道他是O的O,刘小别总觉得自己大概是个性冷淡,从未体验过什么被发情期折腾的翻来覆去,也没特别渴望嘿嘿嘿。刘小别同志在确认了自己的性别之后,仍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帅气无比的A。

卢瀚文,芳龄19,16岁觉醒了人生中奇妙的新篇章,看着性别栏里大大的A卢瀚文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万一小别前辈也是A万一生活不幸福不美满咋办咯。这么多年卢瀚文都出落的亭亭玉立,玉树临风了,他还是没能捉到刘小别,亲个小嘴都没有,十指相扣也没有,什么都没有。卢瀚文觉得刘小别可能也许大概是个性冷淡。

总而言之,卢瀚文14岁一见钟情,16岁就对人家有非分之想了,也有能力付之行动了。

说回正题,刘小别属于,该大条的地方大条,该细心特别细心的人,就像现在他也一如既往隐瞒的很好一样,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beta。无欲无求超凡世俗,眼里只有游戏游戏游戏,电脑电视游戏机,荣耀坦克大战lovelive大大小小战个痛。

袁柏清在知道自个儿是个O的时候简直天崩地裂,被A的许斌直接换到了小别房,痛哭流涕的诉说自己曾经的夺取天下伟大宏图,最终被徐景熙一巴掌拍回了地面。


刘小别这人对于抑制剂的使用也是非常小心,用量,使用时间都格外注意,里里外外防的紧密不透气。袁柏清知道刘小别是O的时候比知道自己是O的时候还天崩地裂,裂到地心里去了。当然作为队友他还是很认真的建议刘小别找个好归宿,不能这么靠抑制剂过一辈子,但刘小别就一句随遇而安打发了跑。


 


微草现在队长是高英杰,是个O,这么一看微草上上下下,居然也有三个O那么多,又看看这赛季新官上任几个人的发挥,只得感叹新世纪的人类能力与性别无关。


 


就像蓝雨那小队长卢瀚文,在JJC的时候还不是会输给刘小别,万一卢瀚文输了,卢瀚文会要求再来几局,万一刘小别输了,刘小别会很不服的直接开始下一局,这种两人都熟悉了的套路都不需要多交流,打到两个人手瘾过了,再相互唠几句嗑。


 


“话说回来小别前辈你是Alpha吧?”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比从前成熟了很多,脱离了稚嫩,居然还有点低音炮的感觉,但说出来的话却不让刘小别感到舒服,手一滑一个good就这么直愣愣的擦过指尖。


 


“卧槽FC!”反应过来的刘小别开口就是这么一句,巧妙的回避了卢瀚文的问题。


 


“小别前辈我前两天单抽到了旗袍妮。”卢瀚文也不追问,不是看不出刘小别在回避这个话题,只是既然他不想说,那就不追问,但不追问不代表他不想知道那人回避的原因,就来了这种隔三差五旁敲侧击的顺口问一句。


 


耳机里传来的低音炮又pong的一声炸了个绚丽缤纷,好好的大回旋刘小别那自豪的手速打出了一排good不带great的。


 


“人品守恒,你等着非吧。”刘小别就是这么一个人,内心早就把卢瀚文祖宗和未来子女都问候了一遍口头上还是那么风轻云淡的给你来一句。


 


“嘿嘿觉醒了。”卢瀚文就是这么一个人,他知道刘小别多会情绪控制,也知道怎么挑刘小别他最容易放下良好的形象给你来一句……


 


“我草泥马!”刘小别看着自己红队一个UR妮可都没有的界面气急败坏的按下了HOME键。


 


“不带袭击家长的啊,你要袭击就袭击我吧!”卢瀚文说的一幅大义凌然,英勇就义,认真的戳着看板的觉醒旗袍妮透过耳机给他小别前辈放语音。


 


“谁要袭击你家长,对你也没兴趣,别说话,新语音还没听到呢。”退出了游戏,轻轻的靠在椅背上手指随意的滑动屏幕,想了想也有许久没氪金了,走起来一发,八分玄学祝我渡欧。


 


耳机那头静静的戳着看板,直到出了新语音才停下来,只是没再出声,刘小别也没主动搭话。


 


“日了狗了,你就是个拖。你肯定偷偷氪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搞笑怎么可能大家都抽到就我抽不到。”刘小别这头难得主动搭话出来的都是对于坠机的愤怒,欧洲细作的不满。


 


“卧槽刘小别!我欧洲票又起飞啦!”坐在后面一直静静看两人撕逼的袁柏清跟着刘小别一同按下了11连的按键,微草两人顶着1人1个SR面面相觑,然后刘小别愤怒的抽光了剩下的所有充满着保底气息的心,真的保底了。结果袁柏清悄无声息的居然起飞了一张打碟希,当时刘小别就不服了。


 


“你们这是逼我说脏话呢是吧,袁柏清你给我过来。”听耳机那边没人回应干脆也不管它,摘下耳机就往袁柏清的床边走去,大力出奇迹的把袁柏清被子掀了。


 


“刘小别你发神经呢!大冬天干啥呀!”你可曾经见过下床1秒捞被子1秒裹回粽子1秒的民间高手吗,就是袁柏清。


 


“我还有10张欧洲券!你给我飞个妮!下周饭我都包了!”不是刘小别不想自己抽妮,而是他真的本命诅咒的厉害,人生最欧,200心5UR,一个妮没有,甚至连个SR都没有,你可曾知道他当时的感想,反正是不要命了。


 


“那我飞了啊!坠机算谁的啊!”袁柏清满脸都写着有话好说,好汉别掀被子,接过了刘小别的手机。“按了啊,看好你爸爸我的妮手。”


 


坠机——


 


“这是意外,不还有一次吗,人品守恒。”


 


卢瀚文戴上耳机就听见来自远方微小的交谈声,之前新队员突然敲门没来得及打招呼就去处理事情,不过按照刘小别的脾气也不会在意这些。或许是刘小别根本就不在意卢瀚文这么个人也说不定,无奈的叹了口气,默默的听奸起了对话。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柏清我爱你!!卧槽我的天卧槽。”


 


这样的对话就让卢瀚文觉得心情不太好了,即便刘小别还不是他的人对吧,即便他们八字连个b的一竖都没呢是吧,即便他俩是好兄弟是吧,即便他听出这套路基本是袁柏清那欧手来了一发UR妮是吧,也不至于啊?不至于吧?如果至于的话,未来某天,为了刘小别,卢瀚文决定氪一波全UR觉醒妮号给他。


 


事实就是袁柏清确实欧洲皇室,虽然惨遭坠机,但是第二次成功起飞,直降欧洲,落地中奖,开奖天女妮。


 


刘小别整个人都感天动地就差没唱起还珠格格的《自从有了你》。


 


截图,发微博,发空间,发微信,七期群,上手就来一个,全都晒一晒。


 


“……”卢瀚文那头还是一片寂静,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兴奋过度的明恋对象,默默的又长叹了一口气。


 


“哟,回来啦!我抽到天女妮了,福神啊福神!卧槽美呆了。”刘小别这手速,直接就在get到的数分钟内直接喂到80级,带着新卡去EX刷绊了。想想也心疼,9UR觉醒独缺妮。本命诅咒到这个地步一般不是非就是穷,可他不非不穷,就是没。


 


“明明是袁柏清给抽的……”卢瀚文不假思索直接把刘小别从天上下落的楼梯给拆了,刘小别装逼不成脸着地痛的无言以对。


 


“小卢你不能这样!前辈都不带了啊!别羡慕!你们爸爸我就是欧!!!”



评论(3)
热度(40)
© 淺見無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