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57~常驻微博QQ等…
三次stlj至上
刀男鸣狐,LL妮可厨
日服国服同步咸鱼中w
刷刷cos刷刷日翻刷刷填词
有的时候去配个音/w\或者手残的摸个鱼~
全职轮回微草首爱。
但求一睡周泽楷,只望操哭刘小别。

扪参历井②

☀啊,我,真的,不造自己,在写,啥。

☀感觉最近,一直都在,流水账,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如果你看着一个孩子渐渐长大,你总会潜意识觉得,这孩子还是个娃,你还可以抄起人腋下就把他举起来,他还可以坐在你怀里听故事。

 

反正刘小别早已被潜意识洗脑,他印象里的卢瀚文,就该是软绵绵一男娃,等卢瀚文那时候发育期突然开始攒身高,五官也渐渐成型的时候,他还曾经抱怨过,好好一娃咋长崩了呢。

 

而事实上,卢瀚文却在联盟其他人眼里长成了一个标致的好男孩子,Alpha,185的个儿,逐渐立体的五官。哪儿不好?刘小别你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这是一个来自蓝雨某前辈的原话。

 

总而言之,刘小别还是很怀念卢瀚文小小软软的模样,卢瀚文也同样,他现在比他的小别前辈高了不止半个头,哪儿还有被人楼怀里听故事的权力。而即使他愿意,举起刘小别这件事,做完之后估计会被屌在微草大门口鞭打。瀚文,你这样不好,想做就要付之于行动!上啊!。这是一个来自蓝雨某前辈的原话乘以2。

 

话又说回来,联盟对性别信息保密做得太好,在职业选手就职期什么*度百科,谷*搜索,一切除开官方发售的周边之外的消息都存在一定的质疑可能,比如刘小别在*度百科上的性别大大咧咧的beta,还不是有很多小别前辈一定是alpha,小别omega聚集地之类的地方吗。

 

性别这事儿不重要,重要得看对象是谁。

 

“小别啊,隔两天不是要跟蓝雨比赛了吗?你俩这还在JJC的不怕泄露战术啊?”袁柏清这头好不容易得到了空闲时间,一个回头刘小别还在跟那熟悉的重剑纠缠。本就因为比赛将至训练内容增加乏力了,这人怎么还打鸡血似得呢。

 

“个人水平跟战术有啥关系,手痒!”刘小别的手属于给手控们的究极福利,手指很细长,骨骼分明却也不显得太过突出,指甲修剪的刚刚好,不长不短,配上那手速,确实有点赏心悦目。

 

“你近儿手痒的频率从一年两三次变成了一周两三次了啊宝宝,你这样很危险。”从来那可都是卢瀚文主动上门死缠烂打加些耍耍小无赖刘小别才这么陪人家玩两次,现在时不时主动去敲人家JJC怎么回事啊刘小别,刘小别你这样很危险的啊,你一个omega老师这么缠着人家alpha,柏清麻麻很是担心啊。

 

“……”刘小别这边正好一个三段斩完美连到理都不理旁边唠叨的队友,本来准备接连突刺追加浮空连击最后落凤斩收尾但还是被卢瀚文躲过了。

 

有些遗憾的啧了啧嘴,缺没放松一丝一毫,旁边的袁柏清没意思的转过头咕哝其他东西去了。

 

就像这样的训练休息时间JJC一发已经成为大家众所皆知,迷之习惯的一个状态,刘小别这边也就算了,卢瀚文一队长,还特地提早到训练室就为了陪刘小别突如其来的兴致。

 

微草这边围观群众都会说,“小别你不行啊,看看人家小卢,这不都压着你打了吗。”

 

蓝雨那边围观群众都会说,“卧槽这剑客谁啊,怎么压着我们队长揍。”

 

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早就习惯了职业选手这个身份,早就习惯了高强度的训练,早就习惯了赛场对手场下基友这种设定,有些不想承认的,已经习惯了对方在自己生命中的存在。卢瀚文就渐渐的用时间渗透进了刘小别的生活里,毫无违和感的。

 

「今天晚饭吃撑了,感觉又能长高几厘米。」来自一个不知好歹强行扯身高话题的卢瀚文。刘小别何许人也,贫僧慈悲为怀,善莫大焉,不爆粗口,不说脏话,手速飞起,回了这么段话。

 

「多吃点,看你细胳膊细腿儿真怕你被风吹走。」卢瀚文这就不服了对吧,刘小别是个典型的宅男,至少外观上,皙白的皮肤,没啥血色,不是那种白皙粉嫩,就是单纯一病态,但这是遗传,人自个儿称天生皮肤白,嫉妒不来。要说细胳膊细腿儿卢瀚文往刘小别边儿一站估计那人也没脸说这话,虽然职业选手标准的体能训练两人都有在做,但这骨骼是天生的,卢瀚文说,遗传骨架子就大,毕竟人高嘛。

 

「好的,谢谢小别前辈关心,我会继续努力长高的。」刘小别看似平静如水,心里已经掀桌拍墙,个死小鬼越来越会打嘴炮了?以前这种时候应该已经耍无赖撒娇了不是吗?我萌萌软软可爱无比的小弟弟呢?唉,时光如梭,岁月不饶人啊。

 

 

--------------------------------

 

说G市的冬天温暖人心那是再好不过了,刘小别是个怕冷的人,B市那大雪纷飞实在让他过得崩溃,到了G市简直换了个人(从熊变回了刘小别)。

 

作为地主应当尽责尽力,蓝雨队长就这么邀请了副队长搓夜宵。大排档,吃烧烤,再来点凉白开。对于刘小别来说,已经许久不外出大排档了,毕竟…冷啊。

 

其实这两队约不不止这两人,还有一对儿早就出去谈恋爱了,深夜约大排档多半是单身。毕竟不是本市的地方,刘小别只是随便带了个口罩盖了顶帽子就出门了。

 

卢瀚文倒是带了个框架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不像他。刘小别出电梯的就是一眼就认出了坐在大厅里的人。你看这又是时光变迁造成了差异,从前都是他先到然后等待急急忙忙出门的小鬼。

 

琢磨着时间差不多卢瀚文一个抬头就跟刘小别四目相对了,跟身边的几个讨要签名手机号的妹子做了几个抱歉的姿势就起身渐渐的走向出口,刘小别也迈开步子走了出去。到了酒店门口才结伴而行。

 

“不愧是蓝雨队长,人气爆棚啊。” 

 

“这就别嘲讽我了吧。”卢瀚文私下说话的声音要比隔着耳机还要再低一点,标准的低音炮,很符合刘小别耳朵的审美观。

 

“不是损啊,这不夸你呢么。”刘小别一口京腔听起来也特别符合卢瀚文耳朵的审美,总之卢瀚文觉得,刘小别这声音淡淡净净的,赞。刘小别觉得卢瀚文这口低音炮,赞。

 

吃夜宵的时候俩男孩子能讨论啥呢,无非就是游戏游戏游戏,刘小别是游戏白痴,脑子里基本就是游戏游戏和外设,卢瀚文也就顺着他,跟他说说前阵子新看到不错的游戏,闲来没事秀一下自己的欧洲血统,把难得一见的暴躁刘小别尽收眼底。

 

其实卢瀚文觉得,这样挺好的,他现在跟刘小别无话不说无话不谈,关系铁的不要不要的,就差亲亲抱抱嘿嘿嘿,也没差多少。但万一刘小别找了个对象咋办呢,比如beta妹子,beta汉子,omega妹子omega汉子,万一刘小别找了其他A?卢瀚文一有这个想法就略点烦躁的没忍住啧了出声。

 

“干啥呢?”嘴里叼着个串来不及拿下来就开始LL的刘小别很少见,作为一个处女座,刘小别也是把处女座发挥的淋漓尽致,这种举动换做平时是绝对不能忍的,没办法特殊情况。

 

“嗯?没什么,想起些不好的事。”认真的男人最帅这句话,靠谱。主动拎起串尾把刘小别放开嘴边的“束缚”得到了一声跟往常没什么不同的“谢了啊。”

 

卢瀚文就这么看着刘小别嚼吧嚼吧嘴里的里脊肉,随手就喂了自己一口,塞进去才发现,这是刘小别刚叼嘴里那根。

 

“卧槽卢瀚文你抢我串儿还要脸么!”心满意足的一个FC抬头就看到卢瀚文手里吃光了串和美滋滋的脸。

 

“……我,突然忘了。”稍长的短发遮住了发红的耳尖,思忖了一会儿,这个理由让刘小别白眼差点翻到后脑勺。

 

吃完high完卢瀚文还假装不能FC日替为由想去刘小别房间蹭睡被人一秒没犹豫的回绝了,理由是多大的人了挤不下。

 

卢瀚文内心有点小欣慰,至少不是你还小,不回去你们队长要担心的。

 

刘小别也坚持不让卢瀚文送回去,毕竟不那么顺路,到岔路就让他回去了,这么一个网瘾少年,大半夜一个人走在小岔路里倒还真有点阴森森。


评论(2)
热度(23)
© 淺見無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