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57~常驻微博QQ等…
三次stlj至上
刀男鸣狐,LL妮可厨
日服国服同步咸鱼中w
刷刷cos刷刷日翻刷刷填词
有的时候去配个音/w\或者手残的摸个鱼~
全职轮回微草首爱。
但求一睡周泽楷,只望操哭刘小别。

死循环(江周江)

☀精灵周。继承遗产江副

江波涛的父母在他中学的时候出事故去世了, 从那之后他就身边都没什么家人的概念,一转眼已经过了10几年,他现在也算半个事业有成的男青年,这么一个人生活也不错。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却通知他让他接受遗产,“?!”谁的…?江波涛觉得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有点难消化,对面那律师就开始blablabla的讲出了事情的经过,其中还不含专业词汇,解释下应该就是你爸爸和你爸爸的爸爸吵架后再没相见,等你爸爸的爸爸后悔想见他们时他们都出意外死了,你爸爸的爸爸很是伤心却失去了联络到你的方法,就这么一过十几年,你的爷爷生病后因为其他原因一直无法跟外界联络,过世后他们才得到这份遗嘱。
江波涛愣愣的接下遗嘱到了这个位于郊区,不对位于一个深山里的房子,江波涛走到门口之后就感叹了一下,这是鬼屋吧。从正面看,这栋宅院是正巧箱入森林一样,可后来到后门一看才发现,后门出去是一个小湖,很清澈很干净,完全没有正面看上去阴森森的感觉。屋子里也很干净,那就当做休假?
等弄好一切事宜才空出时间仔细看看这个房子,双层的设计除了厨房会客室餐厅客房是在下面还有小书房和后门。楼上是书房主卧和其他几个小卧室,卧室都备有洗漱间,总的来说简直土豪住的,江波涛表示一人住压力有点大,这间屋子到了晚上的时候确实是有点阴森的,倒不是温度,是给人的感觉。
律师说老管家会每天来一次帮忙打扫卫生之类,添置食材,江波涛自己会做饭所以帮忙做饭也就免了,这是第一天。
第二天也很平静,一个人住在这种房子里还真有种渐渐就老年痴呆的感觉。第三天亦如此。
第四天,江波涛吃完晚餐后不知怎么想要吹吹风,屋里的恒温让他都有些养怠了。现在他站在后院的小湖边,静静的看着湖面在月光下闪耀,吹着湖面的风,听着风吹树叶声,确实挺享受的,如果眼前这个突然从湖底冒出来的…生物?不出现的话。
那个生物长得很好看,看上去是个幼年小男孩,但是耳朵长长的,穿着一身白衣从湖底一越而出,本是享受的样子在看到他的一瞬间连嘴角的弧度也一点不剩了,皱着好看的眉头,全身警惕的看着他。江波涛不知道该如何,好声跟他说这现在是他的房子?不过人家看上去在这里住了很久的样子;那不然厉声跟他说你是谁!好像不太符合自己的形象啊。
时间久了江波涛发现,这个生物对他也没敌意,他对那个东西也没什么敌意。
“额…?请问你是?”江波涛还是决定打破这道沉默,那个东西听到他讲话激灵的冲到自己面前,有一瞬间江波涛觉得他飞起来了?!然后就是上上下下一顿打量最终也没讲话。
之后江波涛问了很多,那个生物可能不会说话,并不是没有语言功能,只是没说过,江波涛试了试让他讲话,最终一晚上下来也只有“嗯…江…?”他的嗓子呢很好听,但是讲话断断续续的明显很不习惯,到了天都蒙蒙亮的时候江波涛还觉得累,他乐此不疲的教着他念自己的名字,然后看着他有些气呼呼的皱着眉头却又感觉念不太出来跟自己思想斗争的样子,仿佛百看不厌。
第五天,江波涛直到早上才告别他去补眠,中午老管家来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一向作息时间都很好的人居然一觉睡到大中午,江波涛醒来的时候老管家已经走了,他又到了湖边却没有见到那个生物的身影。晚上吃好饭江波涛又到了那里,接近急切的想要跟他说话,一直等到太阳完全落下,月亮探出头,才发现了他的身影,然后又是一晚上的促膝长谈,江波涛问他叫什么的时候,他只是摇摇头,江波涛说那我给你起个名字?那人瞪着晶晶亮的眸子期待的看着他,在灼热的目光下江波涛说“小周?”
他眨了眨眼眸又面带疑惑的挤出一个“三”,江波涛说实话一开始没听懂,想了想反应过来那人说自己的名字有三个字,他只有两个不服气,江波涛笑了笑说“周泽楷?”小周才满意的看着他“江波涛…你。”然后用手指指了指坐在地上的江波涛,“周泽楷…我!”又指了指自己像个拿到糖果的孩子那样开心的笑了。又是一夜无眠。
老管家很奇怪,江波涛的生活习惯变得越来越日夜颠倒,通常自己来的时候他都还睡着,所以在第六天的时候老管家直到江波涛起床,询问了他要不要紧,身体没事吧之类的话。江波涛正是挂着一如既往的笑脸跟他说没事,“管家你知道后面的湖么?”
老管家只是摇摇头,并告诫他少去,曾经有下人去打扫出来就疯了,甚至还有离奇失踪的。
当天晚上江波涛开口问了这件事,小周只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后来也没多问什么…
第七天,老管家来的时候发现江波涛不见了,所有的东西都保持着他昨晚走的时候的样子,只是人不见了。
几周后,在湖底发现了江波涛的尸体,很奇怪的,在湖里泡了许久,却没有任何浮肿,他还像以前一样,静静的睡着。



唔。我感觉你们可能没看懂,我解释一下吧,一个循环是七天也就是一周,江波涛这个周目在第四天遇到小周,和他共处了第四,第五,第六三个晚上。第七天早晨发现尸体。第六天晚上小周要求他到自己的家里看看,然后带他下了湖。或也有另一个结局是江波涛带小周进了房门然后小周逐渐化成粉末消失了,后来想了想还是这个版本比较好?死因是溺死,但是却没有浮肿是因为小周想要江波涛一直陪着自己,可是他在早上不能出现,也不能离开湖太远。
疯了的仆人是因为询问了小周是否住在这里,然后疯了,这是一周目的江波涛。被杀死的是第二周目的江波涛原因是对小周厉声询问小周是谁。小周不懂掌握力道,也不懂人类和自己的区别!他没想杀死他或者逼疯他,只是控制不了这样。这样能懂了嘛!
其实这个梗跟湖神梗是基本一起出现的!起名梗也撞了不过我还是发上来了ww我和潘潘的脑洞已经连接上了hhh

评论(15)
热度(12)
© 淺見無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