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57~常驻微博QQ等…
三次stlj至上
刀男鸣狐,LL妮可厨
日服国服同步咸鱼中w
刷刷cos刷刷日翻刷刷填词
有的时候去配个音/w\或者手残的摸个鱼~
全职轮回微草首爱。
但求一睡周泽楷,只望操哭刘小别。

[卢刘]只有你,能看见(1)

☀大概是个大长篇

☀一开始的脑洞 只是个小片段 但是我想说我按照脑补的写出来估计又要被责备了所以就直接把小片段都传成了个长篇[...]结果就爆字数了

☀我拖了5天而已?


(一)

要说当今社会对同性恋的排斥倒不如从前这么大,有不少知名人物大明星都已坦率的面对自己的性向并出柜,要说荣耀联盟圈里的也有不少。老年人和思想保守者多多少少还是会对游戏工作者保留意见,现在又加入了性向问题,还是有不少人对游戏工作者这一职业含质疑态度。


蓝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轮回的周泽楷和江波涛,先后在第11季赛期间出柜并承认交往关系,是有粉丝无法接受现实寄信或者直接堵在俱乐部门口的,也有衷心祝福的,人嘛,不可能做到让所有其他人满意。


蓝雨此时正在召开“战术会议”这是一个庄容而严肃的会议,参加会议的人员有黄少天,卢瀚文。会议内容为,刘小别一直觉得瀚文是个小鬼,可瀚文今年已经18足岁了,“为让刘小别知道瀚文不再是个小鬼并接受瀚文的告白大作战!”[本作战计划名称由蓝雨黄少天提供,最终解释权归黄少天所属]


黄少是个出了名了机会主义者,但在恋爱这方面经验大概有个1,追人的话那简直就是个0,外加在这方面还挺迟钝姑且算个负数好了。卢瀚文一开始是想在刘小别生日的时候给他个大惊喜再来个告白,小别前辈一感动就给答应了不是!?但黄少听到这么个没创意没想法不浪漫不靠谱的告白计划后马上摆出一副老教授的模样开始了滔滔不绝“的授课“。后来宋晓就此事询问了一番,卢瀚文给他解释说,其实自己当时忘带录音笔,也没来得及记笔记,等黄少讲完了都没抓到重点。


刘小别生日前两天,卢瀚文就已经到B市了,特地提前跟微草的大家商量了作战计划,其中柳非已在好久前就已经被卢瀚文拉拢成了刘小别顺便的奸细,记得刚开始那段时间刘小别还以为柳非干什么,一天到晚盯着自己,简直是起床出门见柳非,吃饭喝水见柳非,训练休息见柳非,就差厕所和浴室能摆脱目光,结果反调查就立马发现那小鬼又没事找事干了,当时似乎说了一句“我靠卢瀚文尼玛别再跟我讲话。”接着熬了1小时的电话骚扰荣耀私聊QQ弹窗还是没忍住回话了…话题回来,本来微草的大家也没准备弄多隆重,毕竟也不是大生日,平时这个时间微草也开始夏休了,大家也都各回各家,生日这东西偶尔就大家提前送个礼物也就过去了,话又说回来,刘小别自从玩游戏一个人住开始就没过过生日,父母也就是打个电话过来关心一下现况。


“小别哥,队长让你晚上有时间回俱乐部一趟。7点。”刘小别对于生日这种东西说实话不怎么伤心,不过打从认识了卢瀚文之后雷打不动的0点准时报道的生日快乐倒是让他想忘都忘不了,这下柳非突然发这么个短信过来,刘小别基本上是秒秒钟想到该不会是给自己庆生吧,这样的理由。但既然队长叫自己去,那就去。

另一边卢瀚文还在酒店里,穿的随随便便,顶这个乱糟糟的发型,叼着个冰棍儿跟刘小别视频中。这种方式其实维持了挺久,第一次是在小鬼千求万求下才答应的,等显示出来之后,刘小别当时只有一个想法,逗比你视频前注意一下个人形象或者整整房间好吧?至少理一理你身后那床已经变成球状的被子好么?而这次刚打开的时候刘小别满脑子都是,朋友你理了那床被子能理理你自己么,成么?成么?

“晚上我要出去。”一般视频是开着,刘小别却不看卢瀚文脸,也不讲话,即便麦是开着,耳机是带着,除了荣耀的声音就是卢瀚文在一边用一个技能报一个技能名。所以刘小别也懒得开口去打断那人的自high,直接在队伍栏里敲下了这么一句话。

“挨?!为什么?!小别前辈要出去过生日吗?抛弃我?一个人?不要啊!说好跟我一起过的呢?”那边技能名喊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少年一年四季健气活力的声音,刘小别不禁皱了眉把耳机音量直接下调了2格。

“嗯,吃好饭就去。”即使耳麦就在嘴边,呼吸声都能微弱的传到另一侧,刘小别还是在屏幕上敲下了这句话,字刚敲出去,手机的震动就在一边响起,一看来电显示赫然就是和自己视频的这位,刘小别翻了个白眼点了接听并打开了视频界面,对面的人朝着自己这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比着个大大的“V”

“干嘛。”这好似是刘小别这个晚上第一次开口,大夏天的闷热夜晚让人变的慵懒,即使是开口,都显得那么麻烦,刘小别的语气中也不乏懒惰。

“刘小别前辈,生日快乐。”小鬼的声音从电脑和电话两边同时传来,有种立体声的感觉,一声一声的敲在刘小别心里,这时候他只觉得,卢瀚文这货的大笑脸,比B市下午1点的大太阳还要毒辣辣。

“嗯...谢谢。”刘小别意识到自己一时半刻的失神,抬手摸了摸鼻尖,眼睛瞥了瞥手机,又瞥了瞥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就是不看那个在中间的对话框。

“小别前辈,我在你家门口!”刘小别这边还沉浸在前一秒的小感动中,下一秒气氛就没了,朋友你在跟我视频啊,你说你在我家楼下,你这是唬我呢还是逗我呢还是驴我呢还是诓我呢?

“哦。”

“小别前辈给我开个门呗?”

“不开。”

“别这样啊!快给我开个门呗!”

“不要。”

“不要嘛,小别前辈,就开个门而已啊。”

“不。”

“小别前辈!”

“……”

“小别前辈?”

“……”

“小别前辈...”

“……嗯”

之后又因为刘小别都不怎么吭声,卢瀚文又开始自我发挥,直到刘小别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决定出门,才打断那个粘人的小鬼。

“我走了。”虽然这么说着,但他做的也只是打断那人说话,没有站起身,没有关掉视频,没有摘下耳机,因为他知道对面那人还有话要说。

“每次跟小别前辈在一起时间就过得特别快,小别前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给我发个短信呗。”

“好。”

“嗯嗯!好,那我等你回来哦。”

刘小别打开手机点开信息那一块,最新的一条短信是卢瀚文的,数量最多的是卢瀚文的,生日祝福第一条是卢瀚文的,最后一通电话是卢瀚文的,第一条生日来电也是卢瀚文的,自从认识了卢瀚文,似乎生命里各个角落都被塞满了这个词汇。刘小别勾起嘴角笑了笑,看着一条条祝福短信,问候短信,有的时候自己回复点字,有的时候不回复,但问好关心从没断过,这种感动是没办法掩盖的,除感动以外的感情因素,情感波动,刘小别自认暂时没有勇气去客观的面对,卢瀚文没有戳破,他也没准备去提。

“嗯,回来PK。”保持着翻阅手机简讯的姿势,没有抬头,随便移了移鼠标在讲完这句话后就直接把视频关了,摘下耳机,带了些钱和钥匙,拿起手机就出门了。

一路上,手机没有停过。

“嘟——”[卢瀚文:小别前辈!!!PKPKPKPK别忘了哦!]

“嘟——”[来自您的微博特别关注:小别前辈说要跟我PK嘿嘿嘿!!]

“嘟——”[卢瀚文:小别前辈路上小心!一路顺风!快去快回!早去早回!等你回来!!]

“嘟——”[来自您的空间特别关注:耶耶耶!小别前辈在自己生日的一天主!动!要!跟!我P!K!啊!]

刘小别只是看着这一条一条的信息弹出,在两条po下点了个赞就连同手机的震动也一同关掉,塞进了裤子口袋里。耳机里不断播放的旋律,却没有吸引住刘小别的思绪。


评论(18)
热度(58)
© 淺見無柒 | Powered by LOFTER